I am a new cell.

刚才我写作业睡着了,然后我做了一个梦。

我梦见自己变成了自己身上的一个细胞,身边拥拥挤挤的还有一大堆跟我一样的细胞,大家干着一模一样的事,大家都一声不吭。

我问我旁边的一个细胞:“你不觉得非常无趣吗?”

他反问我:“什么是‘无趣’?“

又陷入一片死寂。

我看见每时每刻都有细胞分裂成两半,每时每刻都有细胞在死亡。他们一出生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并一直干到死去,他们永远不会感到迷茫,他们的生活很无趣。

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“无趣”,所以他们不会去追求“有趣”。

对此我感到欣慰,但凡他们中的某几个开始追求有趣,我恐怕不会活的这么轻松。

我醒了,已经超过打卡时限了。

九命

0.

传说中,猫有九条命。


1.

        夜幕将降的时候,一个面带疲色的中年男人走进寺院,菩萨像就伫立在院子里,香火炉还在烧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点着了在山下买的三炷香,插在了炉子里,然后虔诚地跪下,双手合十。他拜了几拜,祈祷的话语说出口时已带着哽咽。

“观音菩萨啊,求求您了,救救我的女儿吧!”


2....


——妈妈,要是有一天太阳掉下来砸到我头上怎么办呀?

——那就砸吧,反正也不可能更傻了。

智商出现不利变异

小鸽子,学说话,布谷鸟,来教它。布谷布谷不会念,只叫咕咕咕咕咕 @Vbbay_不定时诈尸期末快乐 

欧阳修:苏洵的文章辩驳宏伟,让我大为震惊,非常想见他。等见到他了才发现他温润纯明,不善言辞,和他接触越久就觉得他越发可爱^-^

——欧阳修《故霸州文安县主簿苏君墓志铭并序》

究竟是什么使得在一个女生比男生多一圈的班级里流行起了搞基

蹑手蹑脚,技赛时迁;小心翼翼,胆战心惊;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;大敌当前,心如擂鼓;支支吾吾,百口莫辩;涕泪满襟,犹有不甘;依依不舍,再难相见。

——《当我玩电脑》

2020/1/1

 @Vbbay_不定时诈尸期中考年十冲刺 

你啥时候连载你的小说?

我觉得奇葩说的发展方向是奇葩说——辩论赛——情感访谈。

奇葩说诶,最重要的不是“奇葩”二字吗?前几季姜思达肖骁奇装异服的走上台,句句奇葩金句,这才是奇葩说啊。

四五季的时候重心莫名变成了“说”。大家都在说理,西装革履,严肃的像校园辩论会。但鉴于质量仍然较高,辩题也还算新颖,还是有较多观众愿意接受的。但是对于老观众来说,这已经不是奇葩说了,空留奇葩之名而已。

结果自从第五季肖骁哭辩打穿全季后,第六季各位都莫名开始嚎啕。整场辩论看下来仿佛看了一本《故事会》。讲故事没什么不好,但是所有人都在讲故事,这就很烦人了。都是一个辩题,大同小异的催泪都市励志故事从一辩讲到三辩,你们明明可以去隔壁《说出你...

1 / 5

© Icelance | Powered by LOFTER